【緬懷余光中系列6】詩壇祭酒,非余光中不可?

Nienke Hoogvliet

余光中

由外表認識一個人靠直覺,從作品了解詩人需要情感的迂迴,卻相對公平些。經過臺灣教育洗禮的我們,一同來看看誰對得起「詩壇祭酒」這樣的美稱?又該由誰下定論?


2018年12月28日
編輯想 想
資料來源【文學紀念冊】陳義芝/在高寒的天頂:余光中的文學地位與現實處境
大紀元 台灣詩翁鄭愁予與詩壇名人余光中對談
蔡詩萍臉書陳芳明臉書

「作者 余光中,福建省永春縣人,民國17年生……著有詩集、散文集、評論及翻譯多種。」我們從此認識大詩人余光中。課本盡力說得全面了,但詩人的成就不是半面紙張能概括的。余光中始終用行動實踐對教育及文壇的熱忱。擔任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總召集人期間,余光中對95課綱及新綱文言比率的異動,多次關切並提出看法,無論文壇、教育或出版界,都能聽見他的高聲與嘆息。

如果遠方有戰爭 〈如果遠方有戰爭〉選自《余光中詩選1949-1981》。民國55至58年冷戰年代作於臺灣,以強烈對比表達反戰思想。(圖/南一書局 江恆儀攝)

余光中於14日上午驟逝,眾人嘆惋、緬懷紛沓。「『余光中是中文世界最受矚目的宗師型詩人』。華文世界讚揚他的、詆毀他的,加總起來,絕對當得起那一個「最」字。」詩人兼臺師大國文學系教授陳義芝在聯合報如是說道。在余光中逝世後的評價,無論正負面,都是對其影響力的高度肯定。


「在心為志,發言為詩。」余光中將經歷、情境轉換文字,融入語言、意象、古典及情思,成就多篇動人詩作。詩人掌握文字技巧純熟,除善用古典外,音樂性也是其作品一大特色,如〈雨聲說些什麼〉、〈鄉愁四韻〉等。他把玩文字,詠物、抒情、詠史,無事不可入詩,從具象到抽象的安排,古典與西方的交會,均在他的筆下體現。獨特詩風讓余光中「詩壇祭酒」之美稱實至名歸。

文曲光沉 誰都曾被照亮

余光中生於不安的年代,沒經歷過絕不能體會何謂戰亂、何為鄉愁的年代。唯有不斷創作才能使心理趨於平衡、寧靜。逆境帶來突破,不高不低的處境使人安逸。余光中早年的流離,加上好學不倦及創新,帶給文壇多樣風貌。媒體工作者兼作家蔡詩萍說:「《聽聽那冷雨》、《望鄉的牧神》、《青青邊愁》,這幾本散文是我形塑自己的書寫時,最早讀透的範本。」讀不懂的人肯定說它乏味,但乏味的常是我們,不是事物本身,只要願意投注時間閱讀,將發現余光中在文化傳承及跨領域結合,成就不是泛泛之輩能輕易下結論的。


現代詩作家眾多,又,余光中著作等身,各個學程的教科書主編為何堅持選入他的新詩?乃因編撰者意在現代詩的上乘中,讓學生認識更近完整的他,並依各學齡的能力給予不同的文學配方。即便是不愛文學的孩子,拒絕讀詩,也一定記得白菜上頭的螽斯。小學生知道的余光中想像力豐富,〈比夢更神奇〉及〈水母〉給孩子具象描寫的能力及多面的觀察力;國中生從一棵歷久不衰的〈翠玉白菜〉認識他,穿上濃濃的歷史、藝術與文化披風;高中生則在空間的置換下,聆聽〈雨聲說些什麼〉,鏡頭由遠而近,始於霏霏、終於湃湃,歌ㄧ般的雨聲。

選讀南一,看見余光中

學程 選用年級 篇名 文類
國小 五年級 比夢更神奇、水母 新詩
國中 三年級 翠玉白菜
高中 三年級 雨聲說些什麼

歲月流年裡,衰去的是容顏,消逝的是時間,那不朽的呢?肯定是流傳的精神,與時刻被影響著的人們。政治大學臺灣文學所講座教授陳芳明在余光中逝世後說道:「(余光中)對我生命的影響超過任何教導過我的前輩。」課本只是種載體,若影響,便已足矣。



※相關影音:
1.聯合新聞網 林懷民:文青時余光中給了我非常強悍啟蒙的能量
2.東森新聞 余光中病逝享壽90歲 文學界一片惋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