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面設計得恰到好處?—那些我們想讓你了解的事

看見台灣

教科書封面設計和一般社會書有什麼不同?
企畫、編輯與設計的過程中,又有哪些眉眉角角要注意?


2018年9月4日
主題企畫

封面設計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關於書的封面設計,你想到的功能是什麼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吸引目光?整本書濃縮後,作者的意念傳達?或者只是設計師的自由揮灑?


曾獲美國國家設計獎(National Design Award)的著名裝幀設計師奇普‧基德(Chip Kidd)說「書封設計師需先了解書籍內容後,再將其轉譯成設計作品型態,同時又得保持內容與設計間的平衡。」就像一位優秀的譯者,書封設計師的工作不僅只是美化包裝,也需以簡潔精準的方式傳達內容,才能做出一個不失作者原意又有設計感的封面。


教科書封面和你想的不一樣

一般社會書的封面設計基於內容的關係,有時候設計師放膽嘗試以灰色地帶的議題為主軸設計,反而激起讀者讚賞。然而教科書封面設計師是否能有同樣的設計自由?除了需在制式的課文內容中尋覓設計亮點,也肩負了與教科書工作者相同的教育使命,因此作品也容易被放大檢視。不過每一次的檢視,都是進步的契機。比如南一版7下自然與生活科技課本封面,在樣書發送階段引起了生態保育專家、學者們的重視。因為蜜蜂不會在沒有遮蔽的地點築巢,然而封底位於空曠處的枯樹幹上卻滿布蜂群。


攝影師是否為了拍出蜂鷹進食的一面,而進行誘拍?這不得而知。但我們可以把關的是圖照的「選擇權」——在課本正式印刷前,依專家學者們的建議將封面主題調整為「水獺」,也藉著封底說明提醒孩子臺灣野生水獺分布僅在金門,數量約兩百隻左右,實際上已瀕臨絕種。教科書封面不僅需提供孩子正向的觀念,也帶有呼籲和警示的作用;教科書封面設計師在美感考量的前提下,也需思考傳達的意涵有沒有可能誤導觀念。


107學年南一版1下自然與生活科技課本【樣書】封面 107學年南一版1下自然與生活科技課本【樣書】封面
107學年南一版1下自然與生活科技課本【正式】封面 107學年南一版1下自然與生活科技課本【正式】封面

不同的內容,不同的封面設計

和社會書一樣,有著不同內容的各冊教科書,封面設計也相異。例如:8上社會課本內容為「中國史地」,因此封面利用紅色象徵絲路,駱駝象徵絲路上的商旅,用以連結中國史主題;建築物是上海的現代建築,象徵今日中國的發展與一帶一路的推展。那麼講述「臺灣史地」的7年級社會課本呢?我們選擇將齊柏林導演的空拍照放上封面,延續齊導看見臺灣、喚醒人們關懷臺灣這塊土地的意念。這些都是曾發生過,以及正在發生的事情,也是我們必須告訴孩子們的事。


看見


自明鄭開臺以來,鹽業即是臺灣重要民生產業,臺灣四面環海,中南部又日照充足,故曬鹽興盛。

扇形鹽田位於將軍鯤鯓里,介於將軍漁港南方和青鯤鯓北方,是臺鹽於1975年開闢,是臺灣極富特色的鹽田。

我父親曾說,鹽田是最美好的人文地景之一,不但妝點大地,亦繽紛了我們的餐桌;沒有鹽,食物不免味如嚼蠟。

而這片扇形鹽田,若非從空中俯瞰,其美難以領會,唯有透過足夠的高度,方能一窺勝景。臺灣有許多美景,亦是如此,不是非俯瞰不得見,就是不飛則不能到。

透過高空的鏡頭,將更多美景,分享給在地上的我們,正是我父親的心願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齊柏林之子 齊廷洹


一本教科書的封面,如何成型

封面是書本的外衣,最基本的功能在於保護內頁、呈現書名、便於在圖書館或書堆中查找。教科書封面亦然,但設計師要思考的眉角更多。通常編輯和設計師會在課本結構大致抵定後,才討論封面的設計,包含「主題和形式」,以及封面封底的必要資訊是否符合教科書相關法規的規範等。


其中「主題和形式」是最重要的,也是最困難的討論議題。主題,必須精準掌握課本的內涵;形式與風格,必須符合的讀者的視覺心理程度與需求。主題、形式,看似不同的概念,可分別討論,但主題意象若能結合表現形式一起思考,意象才能夠被最適切的表達出來。但究竟要以怎樣的畫面意象來呈現教科書的內容主題呢?


˙是完全不考慮內容,純粹的以線條、幾何塊面構圖,來突顯科目書名?還是以教材出發,連結時事
       議題,以拓展學習視野並啟發思考?還是統整融合全冊所有的學習元素,以特定形式構圖表現?


˙版面的創意表現,透過構圖?還是不同媒材的運用?


˙學習元素的傳達,要用攝影照片?還是插圖?繪圖風格如何?


以學習元素運用攝影照片為例,自然科封面使用動、植物生態或環境攝影作品,是教科書業者很普遍的做法。但選擇封面照時,絕不是單純挑出和該冊教科書學習主題有關、畫面精采生動的攝影作品而已。 當課本內容學習「植物主題」時,有綠色殺手稱號的外來入侵種「小花蔓澤蘭」可以列入選項?我們從過去的經驗中得知,類似的外來入侵種是地雷,生態保育人士擔心學童恐因錯誤認知,造成日後環境的浩劫,所以不用最好。然而,若從教科書具有教育功能的角度來說,讓孩子知道外來入侵種對生態環境的危害,並能夠在生活中積極的防治,使用這圖真的不妥嗎?


當然還有其他容易引起爭議的性別教育主題、健康教育主題,以及任何可能牽涉意識形態的主題,在教科書封面設計發想時,都必須審慎的考量、再考量、徵詢意見、再徵詢。將「可能使人過度聯想、可能引發爭議」的風險納入考量後,才決定以單純陳述事實、提供學生討論思辨的教育目的在封面上呈現。


「設計」是專業的技術能力,「創意」可以激盪、也需要天份,「思考」才是真正的難事。教科書是孩子建立世界觀的第一扇窗,因此必須以中立的態度編撰。我們在意的是「教科書的品質是否夠好」、「封面與內容的連結性是否夠強」、「每個元素的教育意涵是否偏頗」,以及「是否可以協助我們的孩子認識不同國家、不同文化並學會尊重彼此異同?」著眼於孩子教育的過程及如何協助其養成獨立思考、解決困難的能力,才是我們專注發展的領域。